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马斯克:世上最可怕的事情,是没有内驱力|【经纬低调分享】

2022-07-27 11:05:55

真正有本事的人,都有强大的内驱力。因为内驱力,是自我成长的根本动力。马斯克说,他成功的关键是“内驱力”,而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没有“内驱力”。作为一个屡次创造历史的男人,马斯克在诸多领域都展现了他杰出的能力。他管理了6家公司,这些企业在各自从事的领域内,都有颠覆行业的潜力,包括:SPACEX(火箭发射与回收),特斯拉(电动汽车),THEBORINGCOMPANY(超级高铁),OPENAI(人工智能),FUTUREOFLIFEINSTITUTE(生命未来研究),和NEURALINK(大脑芯片)。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是马斯克的关于内驱力的演讲。他说,“如果我们有办法让全世界的知识愈来愈进步,那么,我们将更有能力提出更好的问题,提高全人类的智慧,为更高层次的集体文明而努力一生,这就是活着的意义。”他说,他的内驱力在于——“我要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情,尽我的所能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想改变世界,希望能够尽我的努力,创立一个新世界,使人们享受生活。”正是因为有着这样强大的内驱力,他不介意冒险,也不畏惧失败。用他的话来说:“瞄准月亮,如果你失败,至少可以落到云彩上面。”以下,ENJOY:小时候,人们常会问我,长大要做什么,我其实也不知道。后来我想,搞发明应该会很酷吧,因为科幻小说家亚瑟·克拉克(《2001太空漫游》作者)曾说过,“任何足够先进的科技,都与魔法无异。”想想看,三百年前的人类,如果看到今天我们可以飞行、可以远距沟通、可以使用网路、可以马上找到世界各地的资讯,他们一定会说,这是魔法。要是我能够发明出很先进的科技,不就像是在变魔法吗?我一直有种存在的危机感,很想找出生命的意义何在、万物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我们有办法让全世界的知识愈来愈进步,那么,我们将更有能力提出更好的问题,提高全人类的智慧,为更高层次的集体文明而努力一生,这就是活着的意义。所以,我决定攻读物理和商业。因为要达成这样远大的目标,就必须了解宇宙如何运行、经济如何运作,而且还要找到最厉害的人才团队,一起发明东西。1995年,我来到加州(进入斯坦福大学念博士),想要找出提高电动车能量密度的方法,例如,有没有更好的电容器可以当作电池的替代。但那时,互联网兴起,我面临了两个选择:继续研究成功机率不大的电容器技术,或者投身网络事业。最后,我选择辍学,参与网络创业,其中一家就是PAYPAL。创立PAYPAL最重要的领悟,来自于它的诞生过程。我们原先打算用PAYPAL来提供整合性的金融服务,这是个很大、很复杂的系统。结果,每次在跟别人介绍这套系统时,大家都没什么兴趣。等到我们再介绍,系统里面有个电子邮件付款的小功能,所有人都变得好有兴趣。于是,我们决定把重点放在电子邮件付款,PAYPAL果然一炮而红。但是,当初要不是注意到了别人的反应,做出改变,我们或许不会这么成功。所以,搜集回馈很重要,要用它来修正你先前的假设。2002年10月,EBAY用15亿美元股票收购了PAYPAL。马斯克是最大股东,持有11.7%,套现1亿8000万美元。PAYPAL成功后,我开始想,眼前有哪些问题,最可能影响人类的未来?我认为,地球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可持续能源,也就是如何用可持续的方式,生产和消费能源。如果不能在二十一世纪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将灾难临头。而另一个可能影响人类生存的大问题,是如何移居到其他星球。第一个问题,促使我成立了特斯拉和SOLARCITY(美国最大的屋顶太阳能系统供应商)。第二个问题,则让我创立了太空科技公司SPACEX。2002年,为了解决太空运输问题,我成立了SPACEX。当时跟我谈过的人,都劝我不要做,有个朋友还特别去找了火箭爆炸的影片给我看(笑声)。他其实也没错,我从来没做过实体的产品,所以一开始真的很困难,火箭发射连续失败了三次,非常煎熬。但我们从每次失败中学习,终于在2008年的第四次发射成功,让猎鹰一号进入地球轨道,那时我已经用光了所有资金,幸好成功了。之后,我们的运输火箭从猎鹰一号做到了猎鹰九号,又开发出龙飞船。去年,龙飞船在发射升空后,成功与国际太空站连接,再返回地球。我真的捏了一把冷汗,不敢相信我们做到了。但是,想要让人类移居其他星球,还有更多目标要达成。所以,我希望你们也来加入SPACEX或其他太空探索公司。这不是看衰地球,事实上,我对地球的未来还挺乐观的,我认为有99%的机率,人类还可以安居很长一段时间。2003年,为了证明电动车的潜力,我创立特斯拉公司。以往很多人都认为,电动车速度太慢、跑不远、外型又丑,跟高尔夫球车没两样。为了改变人们的印象,我们开发出了特斯拉ROADSTER,一款速度快、跑得远、造型拉风的电动跑车。所以,想要开公司,你必须实实在在地做出产品原型。因为,再怎么精彩的纸上作业、POWERPOINT报告,都比不上拿出实际产品有说服力。ROADSTER面世后,又有人说,“就算做得出昂贵的限量跑车,你们有本事做真正的量产汽车吗?”没问题,我们就推出MODELS,证明给大家看。这就是我一路走来的创业历程。我想说的是,你们都是二十一世纪的魔法师,想象力是没有极限的,别让任何事情阻止你,尽情地变魔法吧。以下,我要分享几个追求成功的秘诀,有些你们或许已经听过,但却很值得再次强调。我会鼓励你们,现在是冒险的最佳时机,有梦想就放手去做,保证你们不会后悔!人们太害怕失败了。人们过于放大对失败的恐惧。想象一下,失败会怎么样?可能会饥饿、会失去住所,但我觉得要有勇气去尝试。有的时候,人们自我限定了自己的能力,他们实际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能力有多大。人生的历程中总是伴隨着无数次的成功与失败。既然我们选择了创新,就不能畏惧失败,而是从每次的失败中去咀嚼事物的本质。通过不断地试验,终能成功。就我而言,我永远不会放弃,我的意思是,NEVER!你的目标很重要:如果我纯粹是想优化我的身家价值,我不会选择这些企业。我会在房地产或金融业,或者,坦率地说,在石油业。但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不是在扩张人类的智慧版图?我在大学时,总是想什么最能影响人类的未来。事实上,唯一有意义去做的事,就是努力提高全人类的智慧,为更高层次的集体文明而努力一生,这就是活着的意义。从PAYPAL一路走来,我一直在想:“好吧,什么是最有可能影响人类未来的因素?”而不是考虑“什么是最好的赚钱方法?”对我来说,我要做的是有意义的事情,尽我的所能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想改变世界,希望能够尽我的努力,创立一个新世界,使人们享受生活,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希望我做的事,能对人的生活起着深远的影响。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历史性的。最后,令人忧虑的是今天孩子学习和进步的动力几乎全部来自外在压力和奖励。结果是他们既不会有宏伟的目标,也不会有坚韧不拔的毅力。这样的未来我都不愿意去想象。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内驱力,普通的孩子也可以取得非凡成就。我今天所有的成就源自于《2001太空漫游》作者的那句话:“任何足够先进的科技,都与魔法无异。”马斯克被称为“硅谷钢铁侠”,一边忙着造火箭飞火星,一边要让特斯拉在地下畅通无阻,在拉斯维加斯的地下挖隧道,马斯克干的事,几乎都是“上天入地”的事。但马斯克还干了一件很多人想干却不敢干的事。马斯克曾经说:目前,大部分人学的东西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很多所学的东西在以后根本不会用到。这样下去,孩子也会疑惑为什么要去学校,为什么要学习。在他看来,现在的教育就像一条流水生产线一样:“有些人喜欢英语或其他语言,其他人会喜欢数学,还有些人心爱音乐。不同的能力,不同的时代,让教育能做到去配合一个人的天赋和能力才比较说得通。”马斯克每周工作85小时以上,夜晚3点躺下,第二天一早去开会,晚上飞往不同的城市参加会议,但他仍然坚持周末在家陪孩子们玩,因为他极度关心孩子们受教育的状况。2020年5月4日,马斯克迎来自己的第六个孩子。之前他跟前妻生的五个儿子都被送进了一所神秘的学校——ADASTRA,不出意外的话,这位小儿子将来也会进入ADASTRA。ADASTRA,它源自一句拉丁语名言“坎坷之路,终抵群星”,翻译成英文的意思是“TOTHESTARS”,希望上学变得和探索宇宙一样有趣。这绝对是加州最神秘的学校。这所学校是马斯克于2014年创立的,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创办这所学校的初衷,就是为了马斯克的几个孩子。在加利福尼亚州霍桑市火箭路1号,没错,就是马斯克的太空探索公司SPACEX的总部所在地,一个研究火箭发射、移民火星的高科技场所。在园区的一个神秘角落,坐落着一所名叫“ADASTRA(向着群星)”的规模很小的学校。这是马斯克在2014年投资近百万美元成立的,命名源自拉丁语名言“PERASPERAADASTRA”(历经坎坷,终抵群星),也和布拉德·皮特2019年的新片《ADASTRA(星际探索)》同名。奇怪的是,这所学校创办多年以来,外界鲜有人知。唯一的一次校长JOSHUADAHN曾经接受一次商业媒体采访的视频,一经上网就很快被删除。显然,马斯克并不愿意让这所学校进入公众的视野。几乎全世界的学生都在经历着,学校分配什么,学生就得到什么。但马斯克却反对这种一切计划好的教育体制:同一年龄的原料(学生),在同一时间,用完全相同的制造工艺(教学),然后接受同样的质检(考试),最后出厂(按照分数高低分配到相应层次的大学或公司)。在这所学校里,马斯克颠覆了传统的教育制度。ADASTRA首先取消了全世界广泛使用的年级制度——不通过年龄,而通过能力和兴趣评估,把学生编到不同的学习小组。如果8岁的小明已经在数学方面展现了明显的天赋,他就完全可以和12岁的孩子们一起去上数学课,这样的做法看似打破常规,其实更符合逻辑,也更贴近现实。在现实社会中,决定你是否要去做一件事的本质,第一是兴趣,第二便是你是否做了相应的准备,跟你身份证上的年龄数字其实没有直接关系。强行按照年龄去决定一个人在社会中的角色和进度,在马斯克的这所学校认为,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很容易伤害个体的独特天赋和具体需求。这所学校里的不少老师都不是科班出身,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师培训,更没有资格证。这里喜欢让思维“爆炸”的数学家来教授数学,让艺术细胞“爆表”的画家来教美术。ADASTRA不会制订固化的课表,而是根据既有的师资情况,有针对性地灵活构建课程框架。非科班出身的老师有一个普遍特点,他们往往不会系统性地灌输整个知识体系,甚至有时不一定会照顾孩子的接受能力,讲课既深入又快速。但马斯克愿意接受这种方式,甚至可以说,他就是想要这种效果——在现实社会里,没人会像老师一样耐心且缓慢地讲授信息,这种做法特别像“老人追着小孩子喂饭”。马斯克希望,这所学校里的孩子,要像在真实世界中一样,需要抓住一切机会,努力汲取养分,获得灵感。那些真正擅长学习的人,如果有机会和某个大人物一起喝杯咖啡,或者靠近旁观20分钟,就能够有所收获。这种贴近现实的学习能力,越早培养越好。在ADASTRA,孩子们广泛阅读,向各个领域的达人请教,与同学们自由交流,从不同的课程中汲取营养。这种类似“自甶漫游世界”的学习体验,让孩子们自然而然地爱上了学习和求知,每天都开开心心地来学校上课。几乎所有的学校,都要求孩子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去上学”,还会对学生们的发型有一些要求,不允许奇装异服、不允许造型夸张,坐姿、站姿、行走等一切行为,都会有标准可循,孩子们从小就在各种规则下成长。但另一方面,孩子们的个性发展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也被牺牲了。当孩子变成了没有个性差异和自我表达权力的标准原料,我们这些大人该如何去要求孩子保持他们的纯真、个性和创造力呢?ADASTRA希望能培养自由生长的灵魂。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课程教师,孩子都可以任性选择。除了周一到周三的授课时间,每周的周四和周五则是孩子们团队协作的时间。在团队协作的过程中,孩子们可以自由组队,一起完成某个特定的项目—可能是老师提议的,也可能是孩子们自己主动发起的,只要与当时的学习知识点相关就可以。在完成团队项目的过程中,孩子们会拥有极大的自由度和灵活性,用自己的方式去思考和解决问题。在一次艺术课上,老师让同学们大开脑洞,想象如何升级走廊的设计。马斯克的一个儿子穿着SUPERMAN的衣服,激动地站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向全班同学发表演说,分享他的创意—以八大行星为主题,设计新的走廊图案。他说这个灵感来源于SPACEX。在马斯克的这所学校里,配备了比同阶段学校丰富得多的学科设置,除了常规的数学、自然、历史,还有艺术、计算机和商业等,最火热的人工智能也已经被加入课程表。此外,学校还常常请各领域的学者、专家来做分享。这让每一个孩子都有机会看到不同领域的绚烂风景。ADASTRA认为:应该创造一个环境,让孩子去探索自己身上的天赋,慢慢找到最想做的事情,为了最终的兴趣聚焦,让孩子广泛地接触不同的事物。在这里,他们和童话里的魔法学校有着共通之处:知识不需要被痛苦地灌输,孩子的自由天性与学有所成并不矛盾。“你觉得我疯了吗?”马斯克曾不止一次向身边人、也向自己抛出这个问题。马斯克如此疯狂想法的来源、冒险精神的根源所在以及乐此不疲的技术革新的初衷,到底从何而来?从马斯克的童年和成长,我们似乎能得出答案。从蹒跚学步开始,马斯克就开始听他的母亲讲述外祖父那些四处冒险的故事——深入丛林,寻找失落之城;驾着自己组装的私人飞机飞越数万公里,从南非到挪威,再辗转至澳大利亚,直到72岁高龄时因飞机事故折断脖子,才结束其疯狂的一生。马斯克特立独行的行事作风源自他母亲家数代传承的放任自流的教育方式。家庭装修预算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