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清明春记

亓奇屋2021-09-12 10:18:46

     


    我并非要等到这百花几近谢尽之时才来写春。只是正如前人所说,春困秋乏,确实有点庸怠,加之前段时间忙的不可开交,这笔墨之事也只好暂且缓缓。到了清明,才偷得半日来细细品这春之韵。


   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这是《岁时百问》中对清明二字的解释。万物清明,谓之清明。

    清明,总该要下些雨来,清明时节雨纷纷,仿佛不下些雨,便对不起这诗句似的。最好是小雨,淅淅沥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倒是最好的诠释了。可是这咸阳的雨下得大了些,急了些,风又大。本就稀疏的残花柳絮在狂风骤雨下更显无奈单薄,似乎这不是春归,反是秋来了。街上的行人昨天还是半衫薄裤,今日恐得加件棉衣方才抵得上这疾风带来的严寒。


    一日风雨后,天气总算是晴朗的了起来,可是温度仍是没能缓回来,除非正晒在太阳底下,否则这风刮的人皮开肉绽不可。红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杏花落尽,杏子初生,嫩色的果在摆动的叶下若隐若现,似青春的少女,娇羞般躲藏。房前的燕子又飞了回来,仿佛是久未归的家主,一回来便休整自己的家;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若说这时还有什么花能观赏的,那成片的油菜绝对能吸引眼球。陕西地区的油菜,以汉中最为有名。那成片的黄,在风的吹动下,一层接着一层,一叠连着一叠,仿佛一片黄的海,绿的海水,黄的海浪,金的骄阳。蝴蝶、蜂子,忙着采蜜,蜘蛛、蚂蚁在忙着筑巢。小孩子们也欢快的奔忙着,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蜻蜓、蛾子飞着,蜗牛、蚰蜒爬着,处处的虫子都活了过来,青蛙也活了过来,傍晚在河岸边,远远地都听得到蛙鸣。


    清明也是食也的时节,艾草新绿,揪一把烫来汁,拌以糯米粉,包豆沙,包莲蓉,包新笋,包豆干。蒸出来油绿如玉,清淡的青草香气悠长。芥菜馅的馄饨也是最为鲜美,挑来荠菜洗净,与大肉一齐剁碎,最好是小里脊肉,拌以葱姜。熟时加几片香菜,几只虾皮,春日里最鲜美,这便是了。还有韭菜,雨后的韭菜是让人难以拒绝的,特别是头韭,仿佛积蓄了一个冬天的力量都存储在里面。割一簇切碎,在捞好面的碗里放上一把,浇上热汤,淋几滴香油,端坐在院子里来吃,仿佛整个天空都飘散着韭香。


   清明踏青由来已久,与三五好友,或结伴骑行,迎着春风,沐浴春光。或徒步而行,品着花香,闻着草香。或乘车而行。跨过小河,跨过麦野。这满地的春,无论哪儿,都是好光景,好去处。草木青青,谓之清明。

    说是清明,不能不祭祖,寒食与清明,为这个节气抹上一笔历史色彩,从帝王的墓祭之礼到晋文公几年介子推,千百年来人们都在这几日祭祀先祖,清扫坟墓,烧些白纸黄表,已寄哀思。

    清明,一场风来,一场雨去。

    清明,是春的来,也是春的去。

    过了清明、方是清明。




  扫描二维码,关注亓奇屋

  分享你我的故事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