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姑苏城外

今人不见古时月2020-11-20 13:12:32

到苏州的时候已是深夜。

夜色朦胧,地中海风格的家,全蓝色的墙。

好像一个多年不见的童年梦。

迷迷糊糊入睡。

苏州。

上一次来的时候,是夏日最为炎热的时候。

苏州上海三清山。

那时候的自己,

还是一个要和父亲出门的孩子。

如今,已然可以倾听雨声,淡然浅酌。

还是和从前一样判断不了阴晴不晴的天气。

冷冷热热,咳嗽不止。

第二日的留园。

花开的很好看。

我很喜欢花。

小朋友总说,老师你喜欢的东西我都知道哦。

玫瑰冰淇淋和胡歌。

哈哈哈。

玫瑰不及牡丹大气,却有独自的温柔。

雨淅淅沥沥的一直下。

路痴在小小的园子里打转。

兜兜转转找不见新的风景。

也有那么一瞬间想。

我若生在古代,一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如黛玉,倾城之姿,饮水之才。

然后自己就笑了。

活在小说里么。

如果我真的活在古代。

若为书生,袖手风月,临时一死报君王。

若为将领,嗜血孤傲,才如江海命如丝。

我若生活在古代。

也为帝位而生。

毕竟江山千古,社稷玲珑。

下雨。衣服也没有多穿。

冷的直打颤。

在外一直很想吹风机。

在这样淅淅沥沥的雨中,

终于有那么一瞬安慰。

还好吹风机没有来跟我受苦。

雨变大了。

听雨轩。

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桂花糖粥。

甜甜的,但是不腻。

雨还在下。

我是一个很爱回忆的人。

每到一座陌生或熟悉的城市,

总是会想起生命里来来往往的那些人。

但是这一次。

我没有。

大概园林真的自有园林的魅力。

这一次的快乐,就是那么简单的快乐。

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旅行不断。

年初的岳阳之行。

付照小哥哥给的所有温暖。

我也没有忘。

这次的苏州之行。

同样的也很温暖。

温暖这个词,我从不轻易的用。

温暖,毕竟那是家才能给的感受。

温暖的背后,是宽容与温柔。

也许有遗憾

没有能够给付照小哥哥寄出明信片。

走了观前街。

买了糕点和冰淇淋。

冰淇淋哎。

想起二爷细细给我算的账。

他说我差不多一个月请你吃一次冰淇淋。

唔。

但是你没有拿这个钱买冰淇淋。

我知道你拿我的钱做什么了。

陈二爷若是谈正事。

就是极为可怕的一个人。

毕竟他比我自己都要了解我自己。

第二日下午才出的门。

买了超级喜欢的帽子。

冲着金鸡湖的摩天轮去的。

走了桃花岛。

最后因为人太多。

并没有能够坐上摩天轮。

遗憾落在心里。

成了淡淡的委屈。

开心的是吃到了松鹤楼。

窗外就是金鸡湖。

夕阳西下,美的那么纯粹。

晚上考了一波共产党宣言。

太久了。

久到连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英文我都忘了。

好在最后是A。

也许是几日都在刷剧。

做题到一半的时候开始流鼻血。

没办法呀要考试。

满嘴血考完试。

还呛了二爷一句。

二爷回了一句。

你再这样嘴巴血自己擦。

其实这句话我愣了很久。

很口语化的一句话。

却让我很想掉眼泪。

我不自己擦,你也不在身边啊。

我们已经多久没有心平气和的说过话了。

大概终究是我不好。

二爷说。

你走吧。

我只想安静的苟活着。

不想再太多的谈及二爷。

我知道David只有一个。

David将来一定是光芒万丈的人。

我在平凡的路上越走越远。

我们之间,终究连平行线都不是。

两条不同方向的线。

交错的温柔我都记得呐。

我也知道。

David只有一个。

在诚品书店买了很多诗词类的书。

打车回家的路上。

看着窗外的车来车往。

苏州。

这个城市。也让我觉得好温暖。

诗歌和酒。

梦和远方。

都在苏州屋檐下滴落的雨声里。

不念过往。

不畏将来。

但遵心意,莫问前程。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