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料峭春暖,荠菜当时

不器西东2020-07-30 06:04:26

鹧鸪天·陌上柔桑破嫩芽

南宋    辛弃疾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料峭的春风悄然送暖,田野里,墙角下,一棵棵小草早早地探出头来向春寒中仍然捂着的人们提示着春天的到来。没有翠绿的颜色,在枯黄的杂草中隐隐透出一抹铁锈般的暗红色,倔强地伸展着。

        很快,荠菜一波一波的长出来了,呼朋引伴地铺在田间地头,一簇簇,一丛丛,或一棵独立。春天,是吃野菜的季节,虽然温室大棚已经解决了人们反季节蔬菜供应的问题,但这点大自然的恩赐仍然被很多人惦记着,吃一点春天的味道。

        在我小时候,荠菜只是田间地头的野菜,从未吃过。后来长大在叔叔家吃过一次,这个在我老家叫白花菜,春天在地里疯狂地生长。荠菜的美味在尝过之后真的是上了瘾,或是凉拌,或是炒菜,做汤,做馅包饺子、馄饨,唇齿间流转的香气夹杂着野菜特有的涩味,让喜欢它的人吃的满足,吃的酣畅。春天是短的, 没多少时日,荠菜也会变老。用水焯过之后放在冰箱冷冻,这滋味便可以绵延半年甚至更久。超市里卖的现成的荠菜馅饺子,和这种野风野地里长大的自然是没得比。后来自己也曾去地里挖过,同事也分享了更多的荠菜吃法,也曾亲自尝试过荠菜煮鸡蛋,“三月三,荠菜赛仙丹”,时节养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大重大发明,虽不甚了解,但吃吃无妨,权当是一种生活的仪式感吧。

        生命的孕育成长自有自然的规律,当了母亲之后,对于这种自然的感慨更多一些。待些时日,带上小儿,一家去田地里挖挖荠菜。天地清明,田间地头的奔跑,让他也体会体会我们儿时成长的快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