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我是吴县人!

深度苏州2020-07-30 15:49:08


在苏州,曾有一个地方叫:吴县

他们把苏州城区称为苏州,把进苏州城叫“上去”

虽然吴县已经拆解重新划分

但如果有人问他们是哪里人

他们可能会笑着说:“我是吴县人



▼如果你是吴县人,你肯定听长辈说过,在解放前,苏州就叫做吴县。解放后才把城区和郊区划作苏州市,周围乡村设为吴县,围拱在苏州城的周围。90年划出部分成立高新区、94年划出部分成立工业园区,2001年撤县设吴中、相城,自此,一座江南重镇,曾经长期为郡、府、州首县及治所驻地的吴县,消失在了历史车轮之下。

图来自网络


▼如果你是吴县人你大概记得最早的三届百强县榜单,吴县都位列前十。而现在虽说吴县早已经拆分并入苏州市区,但核算吴县原区域(工业园区、虎丘区、吴中、相城区)的GDP时可以发现,若是吴县还存在的话,经济总量高达4585亿,是这些年里发展最快,也是经济总量遥遥领先于中国所有县的一个地区。



▼如果你是吴县人你会知道,早前的时候邻居、同村的村民互相之间熟到不行,谁家发生点什么事不一会十里八乡就都知道了。哪家要办红白事、开木园堂,乡里乡亲的都会过来搭把手帮忙,处处流淌着乡情。



▼如果你是吴县人家家户户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景象你一定不陌生,几乎每户都散养着几只鸡,弄堂、院子里随处可见“便便炸弹”,走路时一个不小心就得回家刷鞋子了。江南水乡多河道,养鸭子的人家也是颇多。大清老早把鸭子赶到水里自由觅食,到了傍晚一声唿哨,自家的鸭子呼啦啦一片上岸回家,也算是一道风景线了。




▼如果你是吴县人当地老好婆们的装束打扮你一定不会忘记的。头发一股脑往后梳成一个包包,叫鬅鬅头,和现在姑娘们的丸子头倒是有些相似。头上么总爱绑一块黑色或青花的头巾。靛青的上衣、黑色或蓝色的拼接裤子、黑布鞋加上腰间的围兜(襡裙),就是标配了。现在到甪直、胜浦、唯亭附近,还能看见这般打扮的老好婆们。


旧时河滩头洗衣的妇女



现在只有一些老好婆在穿了


▼如果你是吴县人,在票证年代是不是会羡慕苏州市区的人。形形色色的票和证,是50—80年代城镇户口享受物质供给权利的凭证。城市户口和镇上户口的每人每月都可以领油票、“商品粮”【城里的额度更多】,而种地的农民们自己只能种粮熬荤油,更别提其他香烟票、糖票、火柴票、日用品票、副食品票、绒线票了。



▼如果你是吴县人曾经看露天电影和样板戏的场景一定不会陌生。也没有什么特别规划的场地,就在篮球场上,村民们吃好晚饭自己搬个长条凳随意坐下就等电影开场了。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轮番放个遍,电影刚结束就搭起台子唱起了样板戏,一直热闹到老老晚。



▼如果你是吴县人,一定也去过自己镇上的电影院。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吴县的各个镇上陆续出现了电影院。长条凳升级成了座椅,设备音响也有了改进,听说太平镇电影院还是请苏州著名书法家费新我先生题的招牌。内容上也不再是红色电影一统天下,庐山恋、喜盈门之类更为大众喜闻乐见的片子多了起来,加上一两毛钱就能看场电影,着实带起了一阵的“电影热”


【图片非吴县,仅供参考】


▼如果你是吴县人,在太湖大桥、高架、各式隧道大道还没开始建的时候,轮船是吴县水乡人们最常用的出行方式。八十年代初,一张汽车票要五毛,而轮船票约莫两毛五,只要一半的价钱。虽然时间慢些,但在人均工资不过几十块的年代,大家还是更愿意省一省的。



▼如果你是吴县人我们都会把去苏州称为“上去”,那时去城里还不是很方便,要么乘中巴车到平门,再转公交;要么直接乘很久的公交车。木渎的是16路车,唯亭有一部19路车,渭塘、蠡口、陆慕在一条线上,是12路。公交车的线路都比较单一,所以特别挤,一路颠簸过去也是要你相信。



▼如果你是吴县人,你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得停不下来。湘城的枣泥麻饼、田泾的阳澄湖大闸蟹、木渎的鲃肺汤、通安的乌米饭、黄埭的西瓜子、藏书的羊肉、斜塘的藕、车坊的水红菱、葑门的鸡头米、光福的糖桂花、甪直的萝卜干、东西山的牛舌饼、枇杷蜜、橙糕和碧螺春茶叶。



▼如果你是吴县人,你一定晓得吴县下辖的三十多个镇那可是有排名的。木渎、浒关、甪直、东山、陆慕、黄埭都是属于第一梯队的,经济发达人口众多;接下来就是湘城、蠡口、渭塘、北桥、枫桥、田泾这些“中产阶级”了;当时GDP贡献最少的,差不多就是胜浦、太平和西山这几个。不过再怎么说说起“我是镇上的人”,都还是有一种优越感啊。


▼如果你是吴县人,你是否有过周末骑着好几个钟头的自行车到城区,只为到观前街的广州食品商店吃一块冰冰凉凉奶味浓郁的光明冰砖、一份绵软香甜的面包和鲜香的鱼干!(当时这些都只有城区有,八十年代吃货的力量就不可小觑了)


▼如果你是吴县人休息日除了去市区的各种园林白相,更会选择去灵岩山吃一碗素面、到天平山看看枫叶、到枫桥寒山寺去撞钟、从精致的东山雕花楼见识香山匠人的鬼斧神工、感受光福香雪海的落英缤纷和司徒庙的“清、奇、古、怪”。



▼如果你是吴县人,每年夏天的时候应该吃过一种小零食——水煮豌豆。但是吴县人不叫它豌豆叫它“hánhán豆”。极其鲜嫩的豌豆被摘下,也不去掉豆荚,只用清水那么一滚。连着豆荚放进嘴里,舌尖一舔、一抿,豆荚就被褪了出来。豆子吃起来清甜水嫩,甚至有点像爆爆珠,咬破豆皮会有一股浆水溢出来。老底子还有一句话:吃兹hánhán豆的汤,热天不生痱子不生疮。


如果你是吴县人小时候能上“浒关中学”、东山中学、黄埭中学、木渎中学的,可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其中最最好的好像是“浒关中学”了,也就是现在的吴县中学。在那个星海中学、苏州外国语学校、实验中学根本没影子的时候,那可是除苏高中以外的第二块牌子!哪家的孩子能考上“浒关中学”,家长可是会得意洋洋地炫耀的。

这时候的学生还都是初中年纪的“小巴拉子


这时候已经是高中了


▼如果你是吴县人供销社这个机构肯定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家家户户的生活都和它息息相关的。那时买东西要么是在大集体的小卖部,要么是在全民单位的供销社。零碎的生活用品、赤豆棒冰、北冰洋汽水能在小卖部买到,大宗的买布、五化交、农药化肥、竹木煤油等等还是得去供销社。那时候的供销社就好像农村本土的升级版大润发。


村民在供销社买布


沁远堂——曾经的西山区第一供销合作社


▼如果你是吴县人,那时候能进这几个厂上班肯定是被周围人羡慕的事情。八十年代,吴县的轻工业发展的很是不错。木渎的制氧机厂、金猫水泥、骆驼电扇,陆慕的民生酒厂、棉纺织厂,黄埭的面粉厂,浒关的蚕种场等等,这几家厂子在全国都很有知名度。九十年代初,吴县地区凭独生子女证还可领取一台骆驼牌的微吊【小风扇】呢。


民生酒厂的啤酒瓶贴



如果你是吴县人,讲起枣泥麻饼肯定是湘城的,而不是相城;知道大闸蟹是阳澄湖的,也知道阳澄湖是田泾的;陆慕还叫“陆墓”,还没有跟蠡口一起合并成“元和”;金庭还是和东山遥遥相对的西山,产的也都是“西山杨梅”“西山枇杷”。


陆墓镇公会会标



新立的御窑金砖文物保护碑刻


后来,吴县陆续被拆解,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拆迁、改造,有些地方渐渐被人遗忘。年轻人也都离开了乡下,迁户口去了市里面,在那儿上班、买房。


有些老镇留下的,还是开了十几年甚至三十几年的老铺子。老式的发廊、绒线店、杂货铺、裁缝店,很多的店铺都还是用以前旧的木门和木板。


时光,在这里好像走得特别慢些



苏州在发展

时间一直在往前走

但苏州很多地方还都保留有吴县的印记

吴县中学、吴县新村

....

好像在提醒我们


无论怎样变化

我们永远记得曾经有一个地方叫吴县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微信号。


↓点击原文阅读或扫描二维码,一秒钟关注深度苏州,觉得不错就点一下下面的大拇指。


法律顾问:北京市惠诚(苏州)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政律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