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伊多阿婆说故事】野荠菜的情怀(顾萍)

我文我秀2020-09-19 10:08:46

野荠菜的情怀

顾萍


我喜欢我家乡的野荠菜。野荠菜实在普通,不分地域,随处可几。虽然我不知道它也会“南橘北枳”,但她平凡质朴,生命力旺盛。冬春时节,不论在路边还是池塘边,哪怕是个砖头缝儿,只要有那么一小块土壤,它的种子就会发芽,而且迅速生长,即使被挤在其它植物的根部,它也会顽强地侧着脑袋往上挤。


很小的时候,我们就知道野荠菜是好东西,是我们农家人不花钱的美食。平时,用野荠菜烧鸡蛋汤,做豆腐汤,味道鲜美得很。逢年过节时,把买来的肉剁得碎碎的,洗净的野荠菜切得细细的,再加点生姜,盐和葱花,搅拌均匀,做成荠菜馅,包馄饨,或者包春卷,那可是农家人上好的美食了。所以那时放学后,除了帮家里挖猪草羊草,就是到地里挖野荠菜。


我喜欢家乡的野荠菜。野荠菜曾给我们的童年带来无尽的快乐。春天来了,百鸟生蛋,百花怒放。野荠菜花也悄悄地开得遍地都是。细如碎粒,白如雪花,煞是好看。家里人说,去地里拔点荠菜花回家喂羊吧。可我们觉得给羊吃野荠菜花,太奢侈了,哪舍得把荠菜花喂羊。我们把开花的野荠菜拔回来,荠菜根上的泥土抖抖干净,放在太阳底下晒,晒得干干的,码得齐齐的。约上几个姐妹,一起走到离家有六七里远的镇上,把荠菜花卖给药铺店里。记得那时一斤荠菜花可卖二毛多钱。在我们那个时代,口袋里有两毛钱那可是很富有的了,可以买好多铅笔和作业本,可以在货郎担上买几根红皮筋,还可以买几颗喜欢的糖果呢。你知道要挖多少荠菜花才能晒干一斤!尽管很累,可我们乐此不疲,只要空闲,就去路边地头找野荠菜花挖,然后回家晾晒。看看,满心喜欢;闻闻,清香怡人。


我喜欢家乡的野荠菜,不仅因为它好吃,还好用。小时候,我不懂野荠菜有什么营业价值,也不懂它有多少药用价值,只是从奶奶那儿知道野荠菜汁能止血。记得那是初夏的一个中午,天下着细细的雨丝,我和几个小伙伴聚集在一棵桑树下玩耍。有个小伙伴爬到桑树上,去摘那些青里透红,还没熟的桑果吃。“啊哦, 又涩又酸!”只听他大喊着,刺溜一下滑下来,不料手心被树刺划了一道小口子,流血了。咋办?这时我想到奶奶的妙法,立即和伙伴们去找来一大把已经开花的野荠菜,甩甩干净,使劲揉搓,终于挤出了一点汁液,给他涂在手心。还真管用,没多会儿功夫,手不流血了。


我喜欢家乡的野荠菜,因为它永远承载着家的味道。现在城里的超市、菜市场虽然都能买到荠菜,甚至荠菜堂而皇之地进入高档餐桌,与山珍海味并桌齐坐。但那大都是人工种植的荠菜,味道怎可与野荠菜媲美!我还是喜欢我们老家的野荠菜。三四月的春风带着暖意,徐徐吹拂,河水上涨,大地葱绿。河岸,柳枝摇曳,桃花绽放。田间地头,野荠菜不择土壤,不避空间,蓬勃旺盛。我只要回老家,总要找把铁锹,拿个篮子,去地里挖野荠菜。然后回家,凉拌,烧汤,做馅儿,任我选。


我喜欢家乡的野荠菜。野荠菜,不名贵,也没娇颜。没有人刻意去关心它的存在,也没人去惦记它的好处。但是它总是无怨无悔地把自己的一切都留给我们。总是默默地跟随风的飘荡,随遇而安,期待来年的重生。



作者简介

顾萍,曾任教于海安县紫石中学,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多篇教学论文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杂志发表,在《海安日报》,《江海晚报》也小有文字见报。现在退休赋闲在家,喜欢阅读,喜爱用朴实的文字记录与自己生活有关的人和事,以此感恩生命中曾经相遇的每一个人。


推荐阅读:

2018,我在这里等你|【我文我秀】征稿

【我文我秀】鎏金岁月,茶香耐人(马修涵/章正辉)

【伊多阿婆说故事】唇齿留香的炒米茶(顾萍)

【多妈专栏】豪情还剩一襟晚照(多妈)

【我文我秀】 宿迁的早晨(陆金星/高行亮)

【我文我秀】糖人(王旭/卢世国)

【多妈专栏】命运难免一瘸一拐,但愿我们依然勇敢前行

三位妈妈教你培养学霸

【我文我秀】在行文中彰显题意(於德甫)

语文考试如此简单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