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春来荠菜香

孙曙峦2022-08-02 06:25:37




 外出回来刚一推开家门,就闻到一种特别的清香,如同春天雨后草地上的气息,清新中带着幽幽的芬芳,令人心旷神怡。


  “什么味道这么好闻?”我问妈妈。


 “当然是荠菜啦。”妈妈说着,指了指餐桌,“快去尝尝。”


  果然,在餐桌上我看到了一盆凉拌荠菜,因为用开水烫过,荠菜原来青绿色的叶子变成了深绿色,亮得照人的眼。拿双筷子,我搛了一棵荠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一种鲜美爽口的滋味在我的舌尖散开来。这滋味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亲切,引领我穿越时空,回到了故乡回到了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乡间度过的。年年春天,当孩子们脱下厚厚的棉袄穿上轻爽的夹衣时,挑荠菜的时节也就到了。一有时间,孩子们便带上镰刀拎上篮子,去田野里寻觅荠菜。乡下荠菜多的是,麦地里、田埂旁、小河边到处都有,甚至可以说,有泥土的地方就有荠菜。那些长着锯齿形的叶子开着细碎白花的荠菜们,静静地立在田野里,等待着孩子们将它们带回家。孩子们的眼睛尖,一低头就能看到一大片的荠菜;不慌不忙地挥起镰刀,将一棵一棵的荠菜挑出来,放进篮子里……


  待到篮子满时,也就该回家了。到家,将篮子交给妈妈。接下来,妈妈将荠菜洗净,放在滚开的水里烫一下,捞出来晾上几分钟后,放进盐、醋和白糖搅拌一番。这样做出来的凉拌荠菜,一上餐桌便大受欢迎,很快就被我们兄妹瓜分一空。


  关于荠菜,最令人馋涎欲滴的食物还是荠菜馄饨。在我的老家,因为包出来的馄饨形状很像猫耳朵,馄饨干脆就被叫成“猫耳朵”。包“猫耳朵”前,先将洗净的荠菜切得极细极碎,放在一旁备用,再将肥瘦相间的猪肉剁成肉末,和荠菜均匀地拌在一起,当作“猫耳朵”的馅料。这样做出来的“猫耳朵”,既有荠菜的清香又有猪肉的丰腴,滋味鲜美无比,令人入口难忘。



 记得七岁那年的初春,我忽然生了一场怪病,整天发着低烧,医生看来看去也找不出病因,只能叮嘱妈妈让我多喝水,多吃点好东西。可我,却什么也吃不下。


  有一天,正当我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似睡非睡时,妈妈过来轻轻地叫醒我:“快起来,给你样好东西。”坐起来,我看到妈妈手里端着一只小碗,碗里,竟然是“猫耳朵”。接过碗,拿起筷子,我搛起一只“猫耳朵”送进嘴里,荠菜与猪肉的美味令我胃口大开,一下子将妈妈做好的“猫耳朵”全都吃进了肚里。说来奇怪,自那以后,我的病竟然不治而愈。


   多少年来,家人一直不曾忘记这件事,每次提起,都不忘打趣我:“什么病了,根本就是馋‘猫耳朵’啦。”而我,在家人的笑声中,分外想念那种鲜美的滋味……


  十来岁时,我便离开了故乡,与家人一起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开始新的生活。在异乡的城市里,我看不到熟悉的田野与村庄,找不到亲切的伙伴与同学。我的心里,充满了孤单与寂寞……


   在异乡,春天如期而至。有一天,放学回家后,我竟然在厨房里见到了一篮荠菜——它们,是妈妈从菜市场买回来的。它们也长着锯齿形的叶子,开着细碎的小白花;它们,与故乡的荠菜长得一模一样。那一天,对着一篮熟悉而亲切的荠菜,我在厨房里坐了好久好久,似乎坐在故乡的怀抱里……


   年年春来,妈妈都要去菜市场买回一篮荠菜,回家后摘洗干净,给我们做菜吃。遗憾的是,都市工作与生活的快节奏,让一家人再也无法安静地坐下来,从容地包一顿“猫耳朵”了。



不过幸运的是,还有凉拌荠菜,每年春天,这道菜都会出现在我家的餐桌上。每一次,我都会拿着筷子,去细细品尝荠菜的味道——那里,有春天的味道有故乡的味道有童年的味道,有人世间最美的味道……


说明:本文所配图片,皆选自网络。



欢迎转发与分享!

 

孙曙峦,笔名苇笛,江苏淮安人,中学就读于徐州五中,1992年毕业于徐州工程学院机电系,出版有作品集《追随你的梦想》、《让我陪你慢慢走》。现为《读者》、《文苑》等杂志签约作家,《海峡导报》特约评论员。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