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单小莺作品|荠菜香

南湖文学2020-07-28 12:14:35

荠菜香

点击上方音频收听

 作者简介:单小莺,浙江嘉兴人。70后,普通文员,喜欢阅读和美食。一支笔,书写生活点滴,一颗心,感悟人间冷暖。

二月春早,乍暖还寒,小小的荠菜就像顽皮的精灵,从苏醒的土地里,轻巧地钻出来,探着头,找寻着春天的气息。菜园边,水渠旁,落叶下,不经意间,时常会遇见那抹纤细的身影,墨绿或浅褐,一小朵,一小朵,在土壤间匍匐着,生长着。

    童年时,和妈妈手挽竹篮,去小镇的野外挖荠菜,一直是件欢欣的事情。阳光刚刚好,不温不燥,微风那么柔,不疾不徐,葱郁的田间,我和妈妈各自拿着小剪刀,说说笑笑,走走停停,寻觅四处散落的荠菜,待到竹篮满出来,才舍得回家做晚饭。多年后的春天,读到辛弃疾的词:“春在溪头荠菜花”,脑海中回想起这幅陈年的画面,除了感叹时间的匆促,油然而生的,还有清淡的温馨。

  如今的菜肴,千变万化,荠菜作为春天的时令菜,各种食谱也是推陈出新,层出不穷。我家的厨房,最寻常的做法,不外乎四种:荠菜馄饨、荠菜春饼、荠菜豆腐羹、荠菜炒年糕,虽然只是家常的制作,倒也有滋有味,甘之如饴。

  荠菜馄饨,应该是百姓家最经典的做法。肥瘦三七分的猪腿肉,开花水焯过的荠菜,分别剁碎,加适量食盐,还有少许植物油,朝同一个方向搅拌均匀。肥瘦三七是必须的,全瘦肉太柴;开花水一焯,必须快速撩起,久煮败味;植物油的添加,可以改变荠菜原有的毛糙,口感变得润滑细腻;同方向搅拌,馅料才能够粘稠紧致。这些细节一一到位,美味自然水到渠成,不多吃一碗也难。

  春饼,顾名思义,春天的小吃,使用面粉制作的薄饼。传统上来讲,应该烫面烙制,卷菜而食,还得是双层的。作为业余的厨娘,毫不犹豫就摒弃了专业的讲究,取而代之改良版食谱:若干面粉,加水调匀,干湿度以筷头上可以缓慢滴落为准;控干水的新鲜荠菜,切细,加两个土鸡蛋,加适量盐,一起拌匀,起油锅(最好平底锅,新手也能一气呵成),煎制的时候,火候要弱,饼要薄,这样口感才松脆。制作好的春饼,盛放在白瓷餐盘里,绿意盎然,香气扑鼻,不失为一道既随意又精致的点心。

  豆腐羹,所需食材十分简单:肉丝滑炒,至变色盛出;豆腐切块或切条,若是不嫌麻烦的话,可以效仿淮扬菜切丝,只是这样太考验刀工,没有足够的耐心和娴熟的技巧,多半要败下阵来。对于我这样笨拙的人来说,想要不失手,切条相对比较稳妥。清水煮开,放入荠菜和肉丝,同时勾芡淋入,关火后添加数滴芝麻油,如此这般,一道清新的羹汤就此而来,袅袅热气里散发着自然的清香,勾引起勃勃的食欲,尝一下,咸鲜、浓稠、溜滑.....

  荠菜炒年糕,配料也简单,先热锅,再倒油,细细的肉丝煸炒后,放入薄片的水磨年糕,翻炒至软,最好另加沸水汆过的冬笋片,再撒上一把荠菜碎,片刻之间,一份形色俱佳的美食,已经悄然摆上餐桌,笋的微黄,菜的鲜绿,衬托着年糕的洁白,荤腥无数,不及菜蔬至简,春天里,这是我的至爱。

  时间如果可以追溯,这汤羹的滋味,其实远在宋代就有流传:拨雪挑来叶转青,自删自煮作杯羹……曾经的诗人,应该也是荠菜的拥趸,对这乡野的小东西情有独钟,才会留存这样形象的诗句:积雪的旷野,一个人或踽踽独行,或左顾右盼,寻找隐藏的野味,这是饕客至高的境界,世俗之人难以比肩。 

 大文豪苏轼,也爱吃荠菜,美其名曰"天然之珍",说它"虽不甘于五味,而有味外之美",还发明了一种"东坡羹",用荠菜、萝卜、粳米一起煮食,不加任何佐料,品其原汁原味,更写下千古名句"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一介书生,满怀文艺,对荠菜的热爱,绵延出那么多佳话。

  眼下节气正当雨水,纷飞的雨丝在窗外飘洒,早春微凉的空气里,隐隐夹杂着梅花淡雅的香气,那些破土的精灵,在雨水的滋润下,想来一定更加清新可人,等待天晴,跟随春风,我跟她们有个不变的约会.......

南湖文学
文学总顾问:吴顺荣              

责任编辑:青峰

音乐总监:格格

文字排版:汪垚卿 吴敏    

页面制图:小鱼

平台推广:李远鹏    

编辑微信:nhzc991

投稿邮箱:1097100585@qq.com


真情温暖你我

文学点亮人生

微信:nhwx990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