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古人日记:两百年前,一个不小心,我发明了“方便面”?

2022-09-12 09:17:19

本人伊秉绶,字组似,号墨卿。还有半年就五十岁了,不知这一把老骨头还能干多久。今年扬州水灾泛滥,朝廷将我从广东惠州调到扬州上任知府,大家万众一心,齐心协力对抗水灾,如今已是风调雨顺。心中的担子放了下来,可以轻松一段日子了。

在惠州待了六年,说对那没有感情都是骗人的。在这六年期间,除了治理当地所遗留的问题外,还结识了不少好友。他们十分喜欢我的字画,他们所作的诗词也非同一般。因为前段时间治水繁忙,已经好久没和他们一起讨论字画诗词。今天,他们来了。

一大早我就命厨子去集市准备酒菜,他们来自各地,奔波劳苦,到我家也已是晌午。不知他们是否吃得惯扬州美食,提前让厨子尝试做一些惠州的美食,但我家那厨子手艺不太好,做得十分糟糕。煲仔饭给我做成了蛋炒饭,做梅菜扣肉前交代过他要用偏肥一点的五花肉,结果他用猪腿瘦肉给做了出来。最过分的是,所做的鱼丸忘了除掉鱼刺,不知是何居心。迟早有一天炒鱿鱼给他吃。

还好我的好友们都吃得惯面条,就让厨子和了点面,老夫亲自煮面,来表达对他们招待不周的歉意。来的好友比我想象的要多,原本以为就十来个,结果一下来了二十多个,家中的桌子显然坐不下他们,只能在庭院中搭起四张桌子来招待,看来我的字画的确很吸引人。

又是我那毛手毛脚的厨子,原本面条就不够,在端面条的时候,他还被桌角绊了一下,最后两碗鸡蛋面就这么直接被倒入了滚烫的油锅中,瞬间油“哗”一下乐开了花,还好人没事。没过多久,油锅安静了下来,我将面条从中捞出,发现原本柔软筋道的面条变得金黄酥脆,掰一块下来吃味道还蛮不错。但已经没有面条了,还有两位好友没有吃上面条,咋办?

我急中生智,将刚炸好金黄酥脆的面放入碗中,加入煮开的高汤,再放上几片烫熟的青菜。大概半刻钟后,原本酥脆的面条又变回了柔软筋道。让厨子端给了那两位好友,还好这次他很小心。

我心中有些担忧,毕竟这面条已经被滚烫的油炸过,又被高汤泡软,这么折腾后,不知道味道如何。于是我让厨子在他俩背后观察情况,谁知他俩吃了一口就询问厨子那面条是用什么做的,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面条,还想再来几碗。这厨子也老实,将如何打翻面条倒入油锅,又如何用高汤泡软的经过一五一十讲给了他们听。

众人听完后,也想尝一尝这所谓油炸过的面是什么滋味。于是我们二十多个男子,挤在了膳房中,有和面的、煮面的、炸面的、泡面的……整个膳房被弄得很乱,毕竟平时在家中都是妻子做饭,我还教会了几个好友如何用刀切菜。终于,一下午时间,我们做了不少油炸面。还研究了油炸的火候,中火炸不到半刻钟就捞起最好,为了防止油的崩溅,将煮好的面条沥干下锅最好。

大家吃完自己所做的油炸面后,这面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名字,总不能叫油炸面吧,怪难听的。一位好友说:这是在伊府上诞生的面,不如就叫它伊府面吧。我觉得这名字好听,也称这面为伊府面。

虽然今天没能和好友欣赏字画诗词,但发明了伊府面。这面不用煮,要吃时只需要用高汤或者开水烫半刻钟即可,味道一点不输煮出来的面条,还方便保存。今后要将这伊府面再做一些改良,让更多百姓能尝到这美味。

注:本文根据清代伊秉绶发明伊面的故事改编,原方法是将面条晒干后油炸。因为伊秉绶家中常聚集文人墨客吟咏唱和,厨师往往忙不过来,于是伊秉绶用这种方式来快速煮面招待客人。文中的厨子不小心将煮好的面倒入油锅中,只是民间传说,笔者在此基础上润色了一些。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