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小吃美食联盟

秋天,在杭州慢慢走

慧视界2021-09-12 07:13:13

刊头题字:谢秋林

 小和山秋色     摄影:潘艳慧

秋天,在杭州慢慢走

 

【前言】

《故乡的秋》写过之后,就一直很想写写杭州的秋。奈何最近太忙,只好断断续续地,写写停停,开头时秋色正好,如今早已秋意阑珊。杭州是我第二故乡,也是我深爱的地方,一旦下笔,竟有千言,亦不知从何说起。万事开头难,就以此篇权当开首吧。 

 工大向日葵     摄影:潘艳慧


 

于我,杭州犹如港湾,是行走途中困乏时的那杯茶,是身在谷中四野昏厥时突然吹来的那股风,是羊肠小道后的突然开阔眼前一亮。路走得久了,常常会渴望旅馆的舒适、枕头的香软,渴望那盏床头小灯,渴望卸下所有,渴望把自己放平,让那温暖缓缓地穿透自己,从头到脚,从身体到灵魂,从此刻到梦里。明天醒来,不用再走,长此停留。 

 小和山秋色     摄影:潘艳慧

杭州是我想停下来的地方。“江南忆,最忆是杭州”(白居易),杭州总是能够让人错把他乡当故乡。杭州的美丽,杭州的温婉,杭州的宁静,杭州的优雅,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如绝色美人,手握诗书,心有天地;又如翩翩少年,峻拔朗逸,光如日月;更如一位历经岁月的智者,阅尽这人间,眼神却仍然明亮,时间只增加了他的厚度,清风拂去他的皱纹。

  小和山秋色     摄影:潘艳慧


在杭州,一觉醒来,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我走我的路,我看我的风景。我看风景,春天的花夏日的晚霞,秋天的落叶冬日的飞雪,总觉新鲜百看不厌;每一条安静的小路每一棵风中舞动的小草都能让我驻足,心生欢喜。在杭州,我就像一个迟到的孩子,懵懂又敏锐;我用孩子的眼光打量身边这新的世界。她的历史她的岁月、她所走过的风雨所踏过的泥泞,都成就了她今日的风华今日的温雅。我喜欢这风华这温雅,也渴望这风华这温雅成为我自己,或是一部分。干净如她,新生者我。

  小和山秋色     摄影:潘艳慧

我看青山多妩媚,望青山见我亦如是(取自辛弃疾)。我用新生的脚步丈量这干净的土地,体悟这土地如宋词一样的曲折低徊,如唐诗一样的阔达明丽。白居易常感江南之好,“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苏轼也叹“前生我已到杭州,到处长如到旧游”;柳永也云,“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诗词里的杭州是如此美好,而其现实更佳。想想“每年海树霜,桂子落秋月”(李白),想想“照日秋云迥,浮天渤澥宽”(孟浩然),再看看身处其中的杭州,此时此刻,又怎不如是?秋色正好,秋意正浓。

 

秋天,在杭州慢慢走。随我,随风。

  小和山秋色     摄影:潘艳慧



小和山的栾树

 

要开学了,当图书馆前的那一大片彼岸花开、在晚风中灿烂如霞摇曳成雾的时候,我就闻到了秋天的味道。在小和山,秋天的开场总是与春天一样惊艳。白玉兰的白,彼岸花的红;婴儿时代的纯,成人世界的炫;冷暖相对,隔空呼应。不禁让人感叹这天地的玄妙,自然的神奇。

  工大彼岸花     摄影:潘艳慧

等到几阵风来,栾树花开,小和山的秋就真近了。先是远远的瞧见有很亮眼的嫩黄在山间跳跃,一簇一簇地,像是寂静的山林里突然响起了几声鸟叫,墨绿色的山啊树啊一下子就醒了、活泼起来。嫩黄轻盈,随风而下。不几日,路边的树上也染遍了这样的黄,鲜翠翠的耀眼。

  栾树     摄影:潘艳慧

再几日,细细的黄渐渐粗重起来,缀满树,垂成帘;一阵风过,便碎碎地飘落。于是,草丛里、石板上立时铺满了薄薄的金黄的一层,像极了桂花。花儿也极细,细长的花瓣散得却极开,露出底部的一圈绯红,与雪白的蕊一起,在风中微微颤动,有些茫然的样子,像是小甲虫受了惊,背朝地,四足划动,几分无措。


   栾树花     摄影:潘艳慧

花落花也开。仍然满树的翠黄,漫山遍野的跳跃。只是这跳跃着的色块渐渐多了内容,变得丰厚又驳杂。黄色里跳进了很多的青绿,那是新结的栾树果,肉肉的厚厚的,充满胶质,形状可爱得很,好像是三个叶片的并肩环立,又好像是突围中的三个勇士,肩并肩背靠背,护佑着中间的小三角,那里是它们的果核。叶片一样的青绿果子,不几日后便会变得朱红,艳艳的燃着,依旧成串挂满枝、缀满树,果然“枝头色艳嫩玉霞”“始知非叶也非花”(黄肇敏)。这玉霞一样的红与先前的那些黄和绿灿成一片,热闹得很。

   栾树     摄影:潘艳慧

栾树高大,花期很长,且花果同时,不断更替。就像一幅流动的油画,内蕴丰富,颜色鲜亮。无论是花儿,还是果子,其色度都是那么的饱和,毫不吝啬。突然想起花叶两不相见的彼岸花,竟是如此不同,大自然就是这么有趣。这栾树是一个很古老的树种,在我小时候的家乡却很少见。初见此树花也灿烂、果也灿烂、花果竟能同时灿烂,甚觉奇妙,于是拼命在记忆中搜寻,生怕漏掉了它在故乡的影子。人就是这么矛盾,总喜欢他乡遇故知,总喜欢在他乡里寻找故乡。 

  栾树     摄影:潘艳慧

因此就生出一番考证来,得知其名曰“黄山栾”,其果能入药;还得知它的美早有记录,“绛霞烛天,单缬照岫”(《植物名实图考》);更得知其与作为天梯的建木一样,都是中国神话里的良木:“大荒之中,……,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黄本,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山海经》)。生于赤石,难怪如此绚烂;曾经群帝神手拂过,难怪如此繁茂。历经千年,建木早已不见,独此树存焉,从远古到现在,从秋来到秋去。

   栾树     摄影:潘艳慧



满城桂花香

桂花是杭州的市花,种植历史悠久。无论大街小巷,庭院校园,还是溪涧湖边,山林寺中,处处可见。有老树如盖,苍翠挺拔,绿荫遮了一地;也有细株葱茏,一团一簇,挤在沟边倚在坡上,枝叶丰盈,枝桠交错,好似天然篱笆,护住一段岁月,隔出一片清净。就如同这杭城本身,闹中总能有静,几树之外,几级台阶,就能轻松逸出这红尘闹市,拐进山里、撇进林中。槛外艳阳,车马喧喧人群躁动;槛内幽静,清辉点点,叶闪银光。这是杭城最令我着迷的地方,可以一边烟火,一边梵音;也可以一边在四季里奔忙,一边在山林中回望。 

  丹桂     摄影:潘艳慧

四季从不停歇,花开却总有时月。金秋一到,桂花飘香,香满杭城。这时候杭城的天多半是蓝的,白云时高时低,堆起似雪,飘散则又如丝如带。空气干净,阳光温暖。最喜欢在这样的日子里四处游走,徘徊在树下,流连于山间。每日足迹所至,皆是欢喜。像探访那些如期而至的老朋友,又像是去赴一场甜蜜的约会。我熟悉小和山附近的每一株桂树,它们对我的行踪也了如指掌。

  银桂     摄影:潘艳慧

 

眼前是金桂,细细的花朵,明亮的黄;小小的四瓣,花心一点朱红;暖暖的阳光打过来,闪闪地跳,好多玲珑的心。 

  金桂     摄影:潘艳慧

对面几株是丹桂。还是花骨朵的样子,藏在茂密的叶里,星星点点,隐隐约约。我庆幸我对它们的熟悉,我知道再有几日,这里将会上演一场视觉的盛宴。湛蓝的天空,纯净的天幕;远看似赤霞、是一簇簇的烈焰,如树间不停跳跃着的暗火,浓香是它的烟雾;那一瞬间,好似整个山林都在呼喊在召唤,“快来,快来!”走近些,再走近些,我的脚步从来没有那么急切那么激动。飞一般的速度,走近了,你才会发现那一枝枝一朵朵一瓣瓣是那样的明艳那样的绚丽,小米粒一般的丹红,却那样的浓烈深情,犹如一个深闺女子,倚在窗前,心在远方。小小的丹红,就如同那朱砂,一点,一点,点点,点点,刻在手上,刻进心里。我庆幸我的生命里有它们的出现,让我的徘徊有了意义,让我的脚步有了皈依。这是自然赋予人间最浓香最炽热的爱意,也是这山林这桂树赐予我的最醇厚最华丽的印记。

   丹桂     摄影:潘艳慧

金桂,丹桂,银桂,四季桂。每一种花开,都是一段浓墨重彩的日子。想起桂子山的桂花,也是这般浅黄明黄,骨轻体柔,却没有如此繁盛,也没有如此浓烈。闭目,凝神,静气,“吸——吸——呼”,再“吸——吸——呼”。似乎听见了这金色的香气在体内奔跑的声音,流动,翻涌,凝聚,充盈,浸润,生长,然后再溢满,徐徐吐出。慢到没有的呼吸,好似走过一个暗香悠长的梦,身体刚刚醒来。真香啊!香浓入骨,香甜入心。是朋友悟到了这种呼吸的方法,而我在这种方法的演练里似乎也找到了身体与自然交换的密码。

   丹桂     摄影:潘艳慧

桂花飘香,香满杭城。这浓香如一张大网,而我们则是网中跳跃的鱼儿,张大嘴巴,贪婪呼吸;让浓香渗进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让沾满花香的时光记录生命的刻度。风起的日子,这浓香更如天外飞瀑,或泼洒,或倾泻,或直流而下。你立在这雨幕中,逃无可逃,也不想逃。一任湿透,一任溅染。 

  金桂     摄影:潘艳慧

更有爱花者,在树下铺上几张干净的大纸,然后悄立一旁,看风摇花落,桂雨如金,立刻厚厚一层。包起来,留着做桂花糖桂花糕。这才是真正爱桂香护桂花的干净人儿吧?我曾见很多所谓爱花之人,在桂子还正浓香的时候,就跑去采摘。于是满满的一袋,一筐,一匾,摊在阳光下晾晒,看着花朵渐渐干枯、渐渐没了水份,渐渐失了颜色。甚惜,甚憾。就好像将妙龄少女锁入重楼,任其生灭。我大不喜这种爱花的方式。花木本不属你所有,你也不曾为之尽浇灌之力、或有为其遮风挡雨之功,怎可如此妄为?在我,有花可看,有香可闻,足矣。 

  银桂     摄影:潘艳慧

在这样的香甜里行走,朝看满城披金,暮听金雨飘落;晴日走遍“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柳永),微雨驻足树下,细察暗淡轻黄,迹远留香(取自李清照)。有月之夜,伫立窗前,看树影摇曳花香袭人。想起苏轼,想起“月缺霜浓细蕊干,此花元属玉堂仙”,真真如是;想起白居易,想起他的江南忆杭州情,想起他也曾在这样的秋夜与桂子相互凝视,遥想天外。“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该是何等的明净何等的旷达!大潮聚于秋日,遥向山寺,无数次的接近,却从不曾到达。山寺静寂,潮头激昂,如白马过隙一日千里,回头你我仍在原地;月华皎皎,桂子清幽,独身一人,静听花开,静候花落,怎不美好?能有如此机缘,又怎不是人生之幸!要知花开携天香,花落有禅意。

   金桂     摄影:潘艳慧

在这样的香甜里行走,走着走着,一不小心你就走进了唐诗宋词,走进盛唐,走进南宋,走进桂子的前世今生。“玉颗珊珊下月轮,殿前拾得露华新。至今不会天中事,应是嫦娥掷与人”(皮日休)。星空浩渺,月宫清寒。吴刚伐树,香落纷纷。试问仙子是否有悔,可曾遥望这红尘凡间?建木不再,天梯无存,而这桂树天香,是否也是一条归路,通达上下,穿越你我?

 

一定是。

   银桂     摄影:潘艳慧

(未完待续)

2017.11.17于杭州

Copyright © 苏州小吃美食联盟@2017